白芍的6種配伍,別具一格的搭配,出乎意料的作用

資訊 2019-10-17 00:43:11 評論

《詩經》有記載:“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芍藥。”溱洧河畔,青年男女游春相戲、贈以芍藥、互結情好的動人情景,總令人幾分羨慕、幾分憧憬!

捻一縷白芍的花香,滿滿的全是期待。而白芍,退去花香,退去芳華,還是良藥一味,尤其在配伍它藥使用時,更是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欲知詳情,請看正文!

白芍的6種配伍,別具一格的搭配,出乎意料的作用

1、白芍+防風+生黃芪

防風善祛風寒,除濕邪;生黃芪以益氣升陽,固表止汗為長;白芍以養血益陰,柔肝止痛為佳。三者為用,屬相使者,補益固表而不斂邪,寓散于收之中,相得益彰。臨證中治療體虛之人自汗、盜汗,且不任風寒而易感冒汗出者,每常取用之。

2、白芍+桂枝

桂枝以發汗解肌,溫通經脈,助陽化氣為善,白芍以養血斂陰,柔肝止痛為優。二藥相伍,屬相使之用,陰陽氣血營衛皆能調和之,故其列為仲景《傷寒論》中第一方,為和劑之祖。

由其化裁成方者,僅仲景《傷寒雜病論》就達四十首之多。施今墨先生臨證亦善用之,習以川桂枝、杭白芍同炒并書,善治營衛不和,時有躁汗,表虛寒證不解者。若見四肢麻木、酸楚,關節疼痛者,則易桂枝為桂枝木,且用量增大;若寒甚四肢發涼者,也可酌加制附片,其效更著。

白芍的6種配伍,別具一格的搭配,出乎意料的作用

2、白芍+柴胡

柴胡之用,一為解表,尤為治少陽半表半里之要藥;二為疏肝,療肝郁之胸脅脹滿,目眩耳鳴,月經不調等;三為升陽,用于中氣下陷之氣短乏力,內臟下垂(如胃下垂、脫肛、子宮脫垂等)者。

與白芍為伍,屬相使之用。仲景《傷寒論》四逆散,即以二藥為主,輔以枳實,使以甘草成方,治手足厥冷,或脘腹疼痛,或泄痢下重,脈弦者。

后之《局方》逍遙散,又以二藥配當歸白術茯苓薄荷等成方,治肝郁血虛之兩脅作痛,頭痛目眩,口燥咽干,神疲食少,或往來寒熱,月經不調,乳房作脹。

明·張景岳之柴胡疏肝散又在四逆散基礎上加川芎陳皮香附而成疏肝行氣、活血止痛之劑。

名醫施今墨先生臨證處方時,習以杭白芍、醋柴胡同炒為伍,其義在增強疏肝止痛之效也。

白芍的6種配伍,別具一格的搭配,出乎意料的作用

3、白芍+黃芩+黃連

三者相用,屬相使相須者。芩連苦寒,以清熱燥濕,療濕熱痢為長,白芍以養陰血而柔肝止痛為善,三者專善清熱燥濕解毒止痛。

故劉河間先生導氣湯、芍藥湯中悉用三藥與他藥相伍,治濕熱痢、大便帶膿血、里急后重為甚者。

4、白芍+香附+熟艾葉

三藥相伍,屬相使者,以養血解郁,止血止痛為用。香附、熟艾葉理氣暖子宮,前已論之,又加白芍之養陰血,柔肝止痛,既能溫養止痛又能溫澀止血。

5、白芍+甘草

白芍以養血斂陰,柔肝養筋止痛為長,甘草以甘溫扶中,緩急止痛為善。二者合之,屬相使之用。《傷寒論》芍藥甘草湯,治腳攣急,腹痛癥。近代名醫曹穎甫釋之曰:“一以達營分,一以和脾陽,使脾陽動而營陰通,則血能養筋而腳伸矣。”

白芍的6種配伍,別具一格的搭配,出乎意料的作用

6、白芍+干姜

二藥相伍,屬相使之用。芍以養血益陰,柔肝止痛為佳;姜以溫中暖脾,散寒除濕為長,凡中寒脾虛,肝木伐土而致肝脾不調之腹痛腹瀉、帶下淋瀝者皆可施用。

元·危亦林《世醫得效方》名此藥對為白芍藥散,治赤白帶下,臍腹疼痛;陳自明《婦人大全良方》有清白散,治白帶。名醫醫鄒云翔先生驗方運脾溫腎湯,治虛寒腹痛。

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