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膜炎球菌性腦膜炎

腦膜炎球菌性腦膜炎

腦膜炎球菌性腦膜炎是由腦膜炎球菌(Neisseriameningitis,Nm)引起的化膿性腦膜炎。致病菌由鼻咽部侵入血循環,最后局限于腦膜和脊髓膜,形成化膿性腦脊髓膜病變。主要臨床表現為突起發熱、頭痛、嘔吐、皮膚有瘀斑、瘀點及頸項強直等腦膜刺激征。腦脊液呈化膿性改變。此外,腦膜炎球菌可不侵犯腦膜而僅表現為敗血癥,其中重者可呈暴發型發作。感染亦可發生于上、下呼吸道,關節,心包及眼等部位。本病遍見于世界各國,呈散發或大、小流行,以兒童發病率為高。

發病部位:頭部

掛什么科:神經內科

典型癥狀:斑丘疹、潮式呼吸、充血 、毒血癥、煩躁不安、腹瀉

檢查項目:腦脊液檢測、頭部CT

并發癥:腦室粘連、感染

是否傳染:傳染

是否遺傳:不遺傳

易混淆病:化膿性腦炎、結核性腦膜炎

高發人群:所有人群

癥狀表現

流腦的病情復雜多變,輕重不一,一般可表現為三個臨床類型,即普通型,暴發型和慢性敗血癥,此外,尚有非典型表現者,潛伏期1~7天,一般為2~3天。

一、普通型

約占全部腦膜炎球菌感染后發病的90%,按本病發展過程,可分為上呼吸道感染期,敗血癥期和腦膜炎期三個階段,但臨床上難以劃分,有時病情終止于敗血癥期而無腦膜炎發生,而腦膜炎期則同時有敗血癥存在,即使普通型的病情亦輕重不一。

1、上呼吸道感染期:大多數患者并不產生任何癥狀,部分患者有咽喉疼痛,鼻咽部黏膜充血及分泌物增多,此時采取鼻咽拭子作培養可以發現腦膜炎球菌,但即使培養陽性,亦不能肯定上呼吸道癥狀系由腦膜炎球菌抑或由病毒所引起。

2、敗血癥期:患者常無前驅癥狀,有寒戰,高熱,頭痛,嘔吐,全身乏力,肌肉酸痛,食欲缺乏及神志淡漠等毒血癥癥狀,幼兒則有啼哭吵鬧,煩躁不安,皮膚感覺過敏及驚厥等,脈搏相應增快,呼吸次數亦輕度增加,結膜可有充血,少數患者有關節痛,此期主要而顯著的體征是皮疹,可見于70%左右的患者,皮疹在病后不久即出現,主要為瘀點和瘀斑,見于全身皮膚及黏膜,大小為1~2mm至1cm,在瘀點,瘀斑出現前偶可見到全身性玫瑰色斑丘疹,病情重者瘀點,瘀斑可迅速擴大,且因血栓形成而發生皮膚大片壞死,此外,皰疹,膿皰疹等亦偶可見到,約10%患者可出現唇周及其他部位單純皰疹,后者常于發病后2天左右才出現,而在早期少見,少數患者脾臟亦可腫大,多數患者于1~2天內發展為腦膜炎。

3、腦膜炎期:腦膜炎的癥狀可以和敗血癥同時出現,有時則出現稍晚,多數于發病后24h左右即較明顯,患者高熱及毒血癥持續,全身仍有瘀點,瘀斑,但中樞神經系統癥狀加重,因顱內壓增高而頭痛欲裂,嘔吐頻繁,血壓可增高而脈搏減慢,常有皮膚感覺過敏,怕光,狂躁及驚厥,腦膜的炎癥表現為頸后疼痛,頸項強直,角弓反張,凱爾尼格(Kernig)征及布魯津斯基(Brudzinski)征陽性,1~2天后患者可進入譫妄昏迷狀態,此時病情已甚嚴重,可出現呼吸或循環衰竭或其他并發癥,嬰兒發作常不典型,除高熱,拒食,吐奶,煩躁及啼哭不安外,驚厥,腹瀉及咳嗽較成人為多見,而腦膜刺激征可能缺如,前囟未閉者大多突出,對診斷極為有助,有時因嘔吐頻繁,失水等原因而出現前囟下陷,造成診斷上的困難。

二、暴發型

少數患者起病急驟,病勢兇險,如不及時搶救,常于24h內甚至在6h內即可危及生命,稱為暴發型。

  1、暴發休克型:本型比較多見于兒童,但成人亦非少見,以高熱,頭痛,嘔吐開始,但中毒癥狀嚴重,精神極度萎靡,可有輕重不等的意識障礙,有時出現驚厥,常于短期內(12h內)出現遍及全身的廣泛瘀點,瘀斑,且迅速擴大,融合成大片皮下出血,或繼以壞死,休克是本型的重要表現之一,出現面色蒼灰,唇及指端發紺,四肢厥冷,皮膚花斑,脈搏細速,血壓明顯下降,脈壓縮小,不少患者血壓可下降至零,腦膜刺激征大多缺如,腦脊液大多澄清,細胞計數正常或輕度增加,血培養多為陽性,大多數患者實驗室檢查有DIC的證據,血小板減少,白細胞總數在10×109/L以下者常提示預后不良,血沉大多正常,后者或系纖維蛋白原并不增加而相反下降所致。

2、暴發腦膜腦炎型:此型亦多見于兒童,腦實質損害的臨床癥狀明顯,患者迅速陷入昏迷,頻繁驚厥,有陽性錐體束征及兩側反射不等,眼底檢查可見靜脈迂曲甚或乳頭水腫,血壓持續升高,部分患者發展為腦疝,枕大孔疝(小腦扁桃體疝)時小腦的扁桃體疝入枕骨大孔內,壓迫延髓,此時患者昏迷加深,瞳孔明顯縮小或散大,或忽大忽小,瞳孔邊緣亦不整齊,雙側肢體肌張力增高或強直,上肢多內旋,下肢呈伸展性強直,呼吸不規則,或快,慢,深,淺不等,或暫停,或為抽泣樣,點頭樣呼吸,或為潮式呼吸,常提示呼吸將突然停止,有時患者無呼吸節律改變的先兆,亦可突然停止,天幕裂孔疝(顳葉疝)則因顳葉的鉤回或海馬回疝入天幕裂孔,壓迫間腦和動眼神經,其臨床表現和上述相似,僅于出現呼吸衰竭前常有同側瞳孔因動眼神經受壓而擴大,光反應消失,眼球固定或外展,對側肢體輕癱。

3、混合型:此型兼有上述兩種暴發型的臨床表現,常同時或先后出現,是本病最嚴重的一型。

三、慢性腦膜炎球菌敗血癥

此型罕見,較多見于成人,病程常遷延數月之久,患者常有間歇性發冷,寒戰,發熱發作,每次發熱歷時約12h后消退,相隔1~6天又有發作,體溫曲線和瘧疾頗類似,無熱期一般情況良好,在發熱后常成批出現皮疹,以紅色斑丘疹最為常見,瘀點,皮下出血,膿皰疹亦可見到,有時可出現結節性紅斑樣皮疹,中心可有出血,皮疹多見于四肢,發熱下降后皮疹亦消退,關節疼痛亦較常見,發熱時加重,可為游走性,常累及多數關節,但關節腔滲液少見,少數患者有脾腫大,在慢性敗血癥病程中,小部分患者有時可因發生化膿性腦膜炎或心內膜炎而病情急劇惡化,有心內膜炎者大多死亡,其他化膿性并發癥如附睪炎等亦可見到,發熱期白細胞和中性粒細胞增高,血沉增快,診斷主要依據發熱期的血培養,常需多次才獲陽性,已有報道,先天性補體組分缺乏可以引起此型臨床表現。

  四、非典型型原發性腦膜炎球菌肺炎

近年來屢有報道,以Y群引起為主,臨床表現除發熱外,主要為呼吸道癥狀和體征,如咳嗽,咳痰,啰音等,X線檢查可見節段性或大葉性炎癥陰影,部分患者有少量胸腔積液,皮膚常無瘀點,血培養亦常陰性,痰培養或經氣管吸引的分泌物培養可得腦膜炎球菌。

治療方法

一、治療

本病過去以磺胺藥治療為主。20世紀60年代起,腦膜炎球菌先是B群,繼而A群和C群,均有耐磺胺菌株引起流行的報道,且耐藥率不斷增高。在歐洲有48.3%的Nm對磺胺類藥物耐藥,其中羅馬尼亞、西班牙和法國等有70%以上的菌株對磺胺類藥物耐藥。在歐洲對青霉素和利福平耐藥的菌株不多,分別占0.8%和0.2%。我國監測的結果也是對磺胺類藥物耐藥的菌株較多;10%~29.8%的菌株對磺胺甲唑耐藥,個別地區高達50%。其次是對乙酰螺旋霉素耐藥的菌株占22.9%。未發現對氯霉素耐藥的菌株,對青霉素耐藥的菌株也少見,故對腦膜炎球菌感染,應以青霉素為首選。

1、普通型的治療

(1)一般療法:病室力求安靜,空氣流通。飲食以流質為宜,并給予適當的液體輸入,急性期早期液體量應限制在1200~1500ml/d。必要時可鼻管飼食。密切觀察病情變化。神志不清者應加強護理,如保護角膜以防潰瘍形成,保持皮膚清潔及經常改換體位及拍背以防止褥瘡和呼吸道感染。嘔吐時防止吸入。驚厥時防止舌咬傷。呼吸困難時給氧。

(2)病原治療

①青霉素:青霉素在腦脊液中的濃度一般為血濃度的10%~30%,注射普通劑量不能使腦脊液內含量達到有效殺菌濃度,但注射大劑量能使腦脊液內藥物達到有效濃度,治療效果滿意。青霉素的劑量成人為20萬~30萬U/(kg·d),兒童為10萬~25萬U/(kg·d)。應將分次劑量每2~3h推注(青霉素G)或快速靜脈滴注。如以青霉素緩慢靜脈滴注,則其峰濃度較間歇快速注射者為低,故不宜緩慢滴注。如診斷確定,則不需加用其他抗生素,單用青霉素已足夠控制感染。

青霉素鞘內注射可能招致發熱、驚厥、蛛網膜下腔粘連阻塞、脊髓炎及下肢疼痛等嚴重反應,故不應采用。

腦膜炎球菌一般對青霉素保持高度敏感,最低抑菌濃度《0.03mg/L。但近數年來,B群和C群腦膜炎球菌開始對青霉素產生低水平耐藥,最低抑菌濃度在0.25~1.0mg/L之間。這是由于青霉素結合蛋白-2發生了結構改變,使青霉素的靶位親和力降低,這種相對耐藥性的產生尚不致影響大劑量青霉素的療效,但值得注意今后腦膜炎球菌的耐藥動態變化。

②氯霉素:氯霉素較易透過血腦屏障到達腦脊液中,為血濃度的30%~50%,且腦膜炎球菌對之亦很敏感,因此當患者對青霉素過敏時,可改用氯霉素治療。劑量成人為50~100mg/(kg·d),兒童為50~75mg/(kg·d),根據病情分次口服、肌內注射或靜脈滴注。使用氯霉素時,應嚴密注意其副作用,尤其是對骨髓的抑制。在越南和法國已分離出對氯霉素高度耐藥菌株(MIC》64mg/L),這些耐藥株均為B群,其耐藥基因與轉座子Tn4451部分插入序列高度同源,轉座子Tn4451攜帶有catP基因。

③氨芐西林:成人劑量為12g/d,每2~3h分次快速靜脈滴注。本品對流感桿菌和肺炎球菌所致腦膜炎亦有效。

④頭孢菌素類:第一代頭孢菌素因不易透過血腦屏障,故不宜應用。第三代頭孢菌素研究應用較多者為頭孢噻肟和頭孢曲松,療效良好。這類藥物毒性低,抗菌譜廣,對β內酰胺酶穩定,且腦脊液內濃度較高,故對病原診斷尚不明確者可以應用。頭孢噻肟成人劑量為4~6g/d,兒童劑量為150mg/(kg·d),分四次靜脈快速滴注。頭孢曲松成人劑量為2~4g/d,兒童為100mg/(kg·d),1次/d靜脈滴注。

⑤磺胺藥:在耐磺胺率低于10%的地區仍可應用。成人采用磺胺甲唑/甲氧芐啶(復方磺胺甲基異唑)片或針劑(含磺胺甲唑0.4g,甲氧芐啶0.08g),3片/次或3支/次,2次/d。兒童按磺胺甲唑(磺胺甲基異唑)50~80mg/(kg·d)計算,分2次口服、肌內或靜脈注射。亦可采用磺胺嘧啶加甲氧芐啶治療。有肝、腎疾病,對磺胺藥過敏或有毒性反應者均不宜應用。磺胺耐藥的機制是由于Nm染色體上編碼二氫核黃素的基因突變所致。

以上各種抗菌劑的療程均為5~7天。

(3)對癥治療:頭痛可酌用可待因、阿司匹林,或用高滲葡萄糖注射液靜脈注射。高熱時可用乙醇擦浴;或小劑量安乃近肌內注射。驚厥時可用副醛0.2mL/kg肌內注射,或用10%水合氯醛灌腸,成人5~15ml/次,兒童每次20~30mg/kg。鎮靜劑劑量不宜過大,以免影響病情變化的觀察。

(4)抗內毒素治療:內毒素是本病主要的致病因子,清除或使內毒素失活可能減輕癥狀。常用的方法有血液濾過、特異性抗內毒素抗體(J5,HA-1A,BPI,rBPI21等),但使用這些治療后,病死率無顯著下降。

2、暴發休克型的治療

(1)抗菌治療:以青霉素治療,劑量20萬~40萬U/(kg·d),用法同前。

(2)抗休克治療

①擴充血容量:可采用生理鹽水、平衡鹽液、葡萄糖注射液、右旋糖酐40或血漿等快速輸入,并根據中心靜脈壓、肺動脈楔嵌壓、休克糾正程度、尿量等調節液體量和速度。一般休克糾正前輸液需要量較大,速度亦較快。待休克糾正后立即減少,以免引起肺水腫

②糾正酸中毒:應根據血二氧化碳結合力、pH值等補充堿性溶液如碳酸氫鈉。

③給氧:充分供氧對休克患者十分重要。可經鼻導管或面罩輸予。必要時應插入氣管導管并以呼吸器輔助呼吸,使動脈氧分壓維持在10.7~16.0kPa(80~120mmHg)。

④選用血管活性藥物:在經過上述處理后,如休克仍未糾正,可應用血管活性藥物。一般首先選用多巴胺,劑量為2~6μg/(kg·min),根據治療反應調整速度和濃度。本藥可擴張內臟血管,增強心肌收縮力,但不致引起心律失常等副作用。如休克仍未糾正,且中心靜脈壓反有升高,或肺底出現音等淤血體征時,可考慮應用酚妥拉明(芐胺唑啉)治療。此藥為α受體阻滯劑,可擴張全身小血管,改善微循環,尤其是體循環張力降低后,肺內血液可大量向體循環轉移,從而解除肺部淤血和微動脈痙攣,防止休克肺的發生。此時中心靜脈壓可有所下降,肺內淤血解除,可以繼續輸液以糾正休克。劑量為5~10mg/L,靜脈滴注,直至休克糾正。節后膽堿能阻滯劑,包括山莨菪堿、阿托品、東莨菪堿等亦可應用。山莨菪堿的副作用較阿托品小。劑量為每次0.3~0.5mg/kg,重癥可用至1mg/kg,每15min靜脈注射1次。有效時出現面色和指甲變紅,四肢轉暖,血壓回升。此時可延長給藥時間并逐漸停藥。如應用8~10次后無效,則應改用其他血管活性藥物。

⑤強心藥物:流腦暴發休克型時,心肌炎并非少見。心肌收縮不良是引起休克的一個重要因素,故可適量給予去乙酰毛花苷(deslanoside)等快速洋地黃化制劑。

⑥腎上腺皮質激素:曾有研究顯示大劑量皮質激素的應用認為對糾正休克有助;但也有相反的報道。氫化可的松劑量為300~500mg/d,靜脈滴注。休克糾正后應迅速減量及停藥,一般用藥不超過2天。

⑦抗凝治療:近年來對肝素治療的效果評價不一。目前認為,除有實驗室DIC的依據外,且有深部組織出血或血栓形成的表現時,才開始用肝素治療。劑量為每次0.5~1mg/kg,加于10%葡萄糖注射液靜脈滴注,并根據情況4~6h重復1次,多數用1次或2次。在開始應用肝素后,應給予新鮮血漿,以補充消耗的凝血因子。

3、暴發腦膜腦炎型的治療

抗生素的應用如暴發休克型。治療重點應為減輕腦水腫,防止腦疝和呼吸衰竭。

(1)脫水劑:20%甘露醇1~2g/(kg·次),靜脈推注或快速滴注,1次/4~6h,直至呼吸恢復正常,瞳孔兩側大小相等,血壓恢復正常及其他顱內高壓癥狀好轉為止。甘露醇亦可和高滲葡萄糖交替應用,后者為50%溶液,40~60ml/次。腎上腺皮質激素亦可同時應用,以降低顱內壓。

(2)亞冬眠療法:主要用于高熱及頻繁驚厥以及有明顯腦水腫和腦疝者。用法為氯丙嗪和異丙嗪各1~2mg/kg體重,肌內注射或靜脈注射。安靜后放冰袋于枕后、頸部、腋下及腹股溝,使體溫迅速下降至36℃左右。第一次注射后,4~6h再肌內注射1次,共3次或4次。

(3)呼吸衰竭的處理:如出現呼吸衰竭的先兆,則除給予洛貝林或尼可剎米等中樞神經興奮劑外,應立即作氣管插管。插管后,盡量吸出痰液和分泌物,然后應用呼吸器輔助呼吸,并進行心肺監護。

4、慢性腦膜炎球菌敗血癥的治療

抗菌藥物的應用和普通型相同。

二、預后

過去病死率在70%左右。在使用抗菌藥物治療以來,病死率降低至5%~15%,甚至低于5%。以下因素與預后有關:

1、暴發型的病程兇險,預后較差。

2、2歲以下嬰幼兒及高齡患者預后較差。

3、在流行高峰時發病的預后較差,末期較佳。

4、有反復驚厥、持續昏迷者預后較差。

5、治療較晚或治療不徹底者預后不良,且易有并發癥及后遺癥發生。因腦膜炎球菌感染而病死者,大多數屬暴發型。自應用血管活性藥物如山莨菪堿等治療,病死率有所下降。近年來對本病休克發病原理、DIC等認識加深,在治療上采取抗菌藥物、補充血容量,血管活性藥物、強心劑以及重癥監護等綜合措施搶救,病死率進一步有所下降。應用抗菌藥物治療后,后遺癥已較過去大為減少。失明、失聽、智能減退,腦積水等都已少見,且多數發生于嬰幼兒或高齡者而治療不夠及時。

飲食禁忌

1、加強體育鍛煉,增加體質。

2、保持樂觀的心情,心態在某種意義上講勝過一切的。

3、合理營養,平衡膳食,注意補充營養素,特別是維生素和礦物質。

4、生活起居規律,不經常熬夜,不吸煙不酗酒。睡眠不良和免疫系統功能降低有關,因此充足的睡眠很重要。

5、平時多喝水。

并發癥會有哪些

流腦的病情復雜多變,輕重不一,一般可表現為三個臨床類型,即普通型,暴發型和慢性敗血癥,此外,尚有非典型表現者,潛伏期1~7天,一般為2~3天。

一、普通型

約占全部腦膜炎球菌感染后發病的90%,按本病發展過程,可分為上呼吸道感染期,敗血癥期和腦膜炎期三個階段,但臨床上難以劃分,有時病情終止于敗血癥期而無腦膜炎發生,而腦膜炎期則同時有敗血癥存在,即使普通型的病情亦輕重不一。

1、上呼吸道感染期:大多數患者并不產生任何癥狀,部分患者有咽喉疼痛,鼻咽部黏膜充血及分泌物增多,此時采取鼻咽拭子作培養可以發現腦膜炎球菌,但即使培養陽性,亦不能肯定上呼吸道癥狀系由腦膜炎球菌抑或由病毒所引起。

2、敗血癥期:患者常無前驅癥狀,有寒戰,高熱,頭痛,嘔吐,全身乏力,肌肉酸痛,食欲缺乏及神志淡漠等毒血癥癥狀,幼兒則有啼哭吵鬧,煩躁不安,皮膚感覺過敏及驚厥等,脈搏相應增快,呼吸次數亦輕度增加,結膜可有充血,少數患者有關節痛,此期主要而顯著的體征是皮疹,可見于70%左右的患者,皮疹在病后不久即出現,主要為瘀點和瘀斑,見于全身皮膚及黏膜,大小為1~2mm至1cm,在瘀點,瘀斑出現前偶可見到全身性玫瑰色斑丘疹,病情重者瘀點,瘀斑可迅速擴大,且因血栓形成而發生皮膚大片壞死,此外,皰疹,膿皰疹等亦偶可見到,約10%患者可出現唇周及其他部位單純皰疹,后者常于發病后2天左右才出現,而在早期少見,少數患者脾臟亦可腫大,多數患者于1~2天內發展為腦膜炎。

3、腦膜炎期:腦膜炎的癥狀可以和敗血癥同時出現,有時則出現稍晚,多數于發病后24h左右即較明顯,患者高熱及毒血癥持續,全身仍有瘀點,瘀斑,但中樞神經系統癥狀加重,因顱內壓增高而頭痛欲裂,嘔吐頻繁,血壓可增高而脈搏減慢,常有皮膚感覺過敏,怕光,狂躁及驚厥,腦膜的炎癥表現為頸后疼痛,頸項強直,角弓反張,凱爾尼格(Kernig)征及布魯津斯基(Brudzinski)征陽性,1~2天后患者可進入譫妄昏迷狀態,此時病情已甚嚴重,可出現呼吸或循環衰竭或其他并發癥,嬰兒發作常不典型,除高熱,拒食,吐奶,煩躁及啼哭不安外,驚厥,腹瀉及咳嗽較成人為多見,而腦膜刺激征可能缺如,前囟未閉者大多突出,對診斷極為有助,有時因嘔吐頻繁,失水等原因而出現前囟下陷,造成診斷上的困難。

二、暴發型

少數患者起病急驟,病勢兇險,如不及時搶救,常于24h內甚至在6h內即可危及生命,稱為暴發型。

  1、暴發休克型:本型比較多見于兒童,但成人亦非少見,以高熱,頭痛,嘔吐開始,但中毒癥狀嚴重,精神極度萎靡,可有輕重不等的意識障礙,有時出現驚厥,常于短期內(12h內)出現遍及全身的廣泛瘀點,瘀斑,且迅速擴大,融合成大片皮下出血,或繼以壞死,休克是本型的重要表現之一,出現面色蒼灰,唇及指端發紺,四肢厥冷,皮膚花斑,脈搏細速,血壓明顯下降,脈壓縮小,不少患者血壓可下降至零,腦膜刺激征大多缺如,腦脊液大多澄清,細胞計數正常或輕度增加,血培養多為陽性,大多數患者實驗室檢查有DIC的證據,血小板減少,白細胞總數在10×109/L以下者常提示預后不良,血沉大多正常,后者或系纖維蛋白原并不增加而相反下降所致。

2、暴發腦膜腦炎型:此型亦多見于兒童,腦實質損害的臨床癥狀明顯,患者迅速陷入昏迷,頻繁驚厥,有陽性錐體束征及兩側反射不等,眼底檢查可見靜脈迂曲甚或乳頭水腫,血壓持續升高,部分患者發展為腦疝,枕大孔疝(小腦扁桃體疝)時小腦的扁桃體疝入枕骨大孔內,壓迫延髓,此時患者昏迷加深,瞳孔明顯縮小或散大,或忽大忽小,瞳孔邊緣亦不整齊,雙側肢體肌張力增高或強直,上肢多內旋,下肢呈伸展性強直,呼吸不規則,或快,慢,深,淺不等,或暫停,或為抽泣樣,點頭樣呼吸,或為潮式呼吸,常提示呼吸將突然停止,有時患者無呼吸節律改變的先兆,亦可突然停止,天幕裂孔疝(顳葉疝)則因顳葉的鉤回或海馬回疝入天幕裂孔,壓迫間腦和動眼神經,其臨床表現和上述相似,僅于出現呼吸衰竭前常有同側瞳孔因動眼神經受壓而擴大,光反應消失,眼球固定或外展,對側肢體輕癱。

3、混合型:此型兼有上述兩種暴發型的臨床表現,常同時或先后出現,是本病最嚴重的一型。

三、慢性腦膜炎球菌敗血癥

此型罕見,較多見于成人,病程常遷延數月之久,患者常有間歇性發冷,寒戰,發熱發作,每次發熱歷時約12h后消退,相隔1~6天又有發作,體溫曲線和瘧疾頗類似,無熱期一般情況良好,在發熱后常成批出現皮疹,以紅色斑丘疹最為常見,瘀點,皮下出血,膿皰疹亦可見到,有時可出現結節性紅斑樣皮疹,中心可有出血,皮疹多見于四肢,發熱下降后皮疹亦消退,關節疼痛亦較常見,發熱時加重,可為游走性,常累及多數關節,但關節腔滲液少見,少數患者有脾腫大,在慢性敗血癥病程中,小部分患者有時可因發生化膿性腦膜炎或心內膜炎而病情急劇惡化,有心內膜炎者大多死亡,其他化膿性并發癥如附睪炎等亦可見到,發熱期白細胞和中性粒細胞增高,血沉增快,診斷主要依據發熱期的血培養,常需多次才獲陽性,已有報道,先天性補體組分缺乏可以引起此型臨床表現。

  四、非典型型原發性腦膜炎球菌肺炎

近年來屢有報道,以Y群引起為主,臨床表現除發熱外,主要為呼吸道癥狀和體征,如咳嗽,咳痰,啰音等,X線檢查可見節段性或大葉性炎癥陰影,部分患者有少量胸腔積液,皮膚常無瘀點,血培養亦常陰性,痰培養或經氣管吸引的分泌物培養可得腦膜炎球菌。

評論

說點什么吧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廣而告之

?